尴尬的儿童性教育:家长羞于启齿,学校课程空缺

  

发布日期:2018-12-14
【字体:打印

原题目:尴尬的儿童性教育:家长羞于启齿,学校课程空缺

中新网北京7月27日电,从女换衣室能否让男童进入的讨论,到疑男童摸臀与家长争执事务,一段时间以来,有关儿童性看法、性教育的话题再度进入民众视野。对于发展中的孩子,家长为何羞于启齿谈性?在中小学教育中,学校为何“谈性色变”?

你对孩子的性教育是否缺失?

克日,一名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嬉戏的年轻女人和另一名8岁男孩的母亲上了新闻热搜。网传视频中,两人由于年轻女孩质疑8岁男孩摸其臀部而起争执。

根据上海浦东公循分局度假区公安处的事后转达,这名8岁男孩疑因拥挤与女游客发生肢体触碰,女游客与孩子母亲发生口角争执,继而引发肢体冲突。经调整,双方当事人告竣体谅,孩子母亲赔偿女游客1000元。

此事一出,“熊孩子”的话题再度引发讨论——孩子的摸臀行为是否是有意为之?不到10岁的年龄是否已经具有性意识?母亲对孩子的“性教育”又是否缺失?

现实上,迩来网络中关于儿童“性看法”的争议话题不停。上个月,一则关于妈妈们常带小男孩进入女换衣室的新闻也曾引发烧议。

一些女性网友纷纷吐槽自己有过同样的履历,在公共浴室或游泳馆换衣室,在小男孩眼前易服服确实感应不适,另有网友甚至在网上晒出自己曾被小孩子“骚扰”的履历,呼吁各人不要低估孩子的“性看法”。

“孩子并不像家长想的那样白纸一张,对性的好奇和探索欲是与生俱来的。”恒久从事儿童性教育事情的胡佳威对记者称,在当下富厚的信息情况中,孩子对性知识的接触比已往更早、更多。

胡佳威说,这个问题作为家长不行回避,而应自动诠释孩子的好奇心,并和他一起探索,告诉他社会规范,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资料图:合肥市一所小学开展针对女学生的“性侵提防教育课”,提高学生们的提防意识。中新社发 张娅子 摄

家长苦恼:电视里的接吻画面,该不应让孩子看?

儿童性教育,这是个老话题,然而,最近连续不断的热门事务照旧让民众在讨论,面临“熊孩子”的性看法问题,作为家长,到底应该怎样做?

家住上海的李佳雯女士,她儿子今年已经6岁了。李佳雯对记者说,一样平常生涯中,每当电视里播出接吻画面时,她不知道该不应像她小时间被怙恃蒙住眼睛那样,也遮住孩子的眼睛不让他看。

在李佳雯看来,6岁还不是让儿子接受性启蒙的最佳时机。“万一过早萌发性行为的好奇心,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李佳雯表现,自己的孩子从小好奇心就重,“给他沐浴时他盯着我的胸,问我为什么他的胸前就平平的”。面临这样的问题,李佳雯总是用“长大你就知道啦”来搪塞。

李佳雯的疑心不是个例,据她诠释,在她所栖身的小区里,其他妈妈们也并不知道该怎样回覆这些“敏感问题”,各人在小区微信群里都喜欢把孩子们这些“胡话”晒出来,问各人该怎么办。

“都知道对孩子举行性启蒙是很是主要的事情,可是该怎样把这些知识,用适当的语言,在适当的时间讲给孩子听?”李佳雯不解。

资料图:2015年9月22日晚,四川文理学院新学期的一门选修课——性康健教育课开讲,当晚原本可坐50人的课堂爆棚。钟欣 摄

西席呼吁:“性教育”课本待普及、教学内容需拓宽

面临发展中的孩子,关于两性问题的尴尬不仅体现在家庭中,学校里,先生们怎样给孩子们教授性知识,对于儿童性教育来说似乎显得更为主要。

董文瑶现在在成都一所小学任教,她是一名有19年执教履历的老西席。常年与孩子们在一起,对于少年儿童发展发育历程中遇到的两性问题,她有相当富厚的视察和体会。

“好比,常瞥见一年级的小男生悄悄摸一下同桌小女人的脸,我作为先生,固然知道他很单纯,但我照旧会告诉他,女孩子的脸不能随便摸。”董文瑶说。

根据董文瑶的视察,孩子到了5年级以后,班上“绯闻故事”就会多了起来,学生们传纸条,说着谁喜欢谁,这些征象在校园里已不是新鲜事。

董文瑶先容,现在成都大部门小学也未开设性教育课程,在董文瑶所在的学校里,小学生6年里上过的性教育课不凌驾3节,且这些课都是把性教育内容夹杂在头脑品行课里,内容也只是教孩子怎样自我掩护。

“至少在我从业的19年里,我并未感受性教育在小学课堂上有太大提升,增设这门课程,我以为很是有须要。”董文瑶说。

在甘肃平凉的一所中学,阎蓉(假名)先生对此也颇有同感。阎蓉告诉记者,现在泛起早恋征象的学生年龄越来越小,“学生们从网络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各人对性知识的接触也越来越低龄化。”

阎蓉称,自己所带的初中班级也未开设性教育课程,也没有专门课本,只有心理卫生课上有所提及,她建议,性教育应该从小学高年级最先设立专门课程。

资料图:重庆一幼儿园开展性教育。中新社发 孟幻 摄

专家:儿童性教育,绝不是简朴的“防火教育”

现实上,对于中小学生的性教育,2011年,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儿童生长纲要(2011-2020年)》就明确要求“将性与生殖康健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系统”。不外,无论是从西席的反馈,照旧各地有关儿童性教育的消息来源来看,校园内的性教育似乎都成效不佳。

对此,在华中师范大学性学专家、中国性学会性教育专委会委员彭晓辉看来,儿童性教育没有取得优秀效果的另一层主要缘故原由是家长和先生还“不懂性”。

彭晓辉提出,家长之以是“谈性色变”,缘故原由即在对“性”的熟悉还停留在很浅层的明白之上。“许多家长以为性教育就是告诉孩子学会掩护自己不受损害就行,而现实上性教育的内在很是富厚,它绝不是孩子简朴的防火教育。”

对此,胡佳威也提出,孩子的性教育是一个辽阔的观点,不仅要在幼儿期带孩子相识自己的身体,建设性别意识,学会掩护自己,更应该在后期资助孩子树立优秀的价值观,学会和异性准确相处,把性看作优美而非羞辱的事物。

而作为学校,在彭晓辉看来,学校层面应对西席举行性教育教学的技术培训,根据国家层面的文件要求,把性教育课程开设起来。

(原题为《尴尬的儿童性教育:家长羞于启齿,学校课程空缺》)

责任编辑:

【纠错】责任编辑:董周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渝ICP备196882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5839号